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俗世地仙 463章 宝上加宝

时间:2020-01-16 16:52:0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俗世地仙 463章 宝上加宝

可这种雷霆一击的灾劫,原本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现实……

他妈的!

胖子有些纠结了:

他亲身体验过的天地自然灾劫,是无声无息无形,从各方面对其造成影响,情绪浮躁,亲朋尽皆在不知不觉中被影响,导致个人生活处处不顺。

老韩头在画中以万千玄机做影像,授玄释道,也曾讲述过修行必遭之灾劫,无非如此。

那雷霆一击,何来?!

倘若修行到了极高的境界,抑或是在生活中以玄法为利、为力,行诸般事迹过多,就要遭受到如此直接可怕的打击……胖子瞄了眼自己这副身板,心有戚戚焉:“妈的,这二百来斤能扛得住雷霹闪击吗?”

这玄士,还能不能做了?

这玄法,还怎么修行啊?

可要了亲命了!

胖子龇牙咧嘴起身皱眉来回转磨着,如同一头受伤的孤狼,感觉满世界的所有人、事、物,都是潜伏在自己身边,有着无尽危险的存在。

“师父,你,你怎么了?”靳迟锐一脸诧异和惶恐地问道。

“嗯?”温朔回过神儿,忿忿地一挥手,心想去他娘的,该死鸟朝上……

但,靳迟锐这家伙,是被雷劈之后,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就有了异能?

这他妈可就新鲜了!

随即,温朔想到了靳迟锐所讲事发经过中的一个节点——当时他隐约看到了,一个人影迎面扑向了他!

人影?

再联想到,遭受如此雷劫的玄士,很可能修为极高。而能够在雷劫的狂轰滥炸中还逃出来的,肯定不是一个正常人的躯体,因为人体在那种极端的情况下,即便不至于化作灰烬,也得成为一块焦炭。

所以,扑向靳迟锐的人影,没准儿就是那个玄士的元神!

而元神能够脱体,也就意味着,其修为达到了炼神还虚的最高境界,也就是能够“阴神出游”,甚至……那家伙该不会修出了“阳神”吧?

玄士修行至一定境界,体内温养出元神,亦谓之“玄珠”

当修为达到炼神还虚之境的最高境界时,元神与意念相接相容,不以己身为缚,可脱壳而出云游在外,纵然千里之地,亦如亲临所至,可观可感可受,却有影无形,是为阴神。

而阳神,则是将元神修出了外在的形体,也就是第二个自己,有着相同的思维意识,又有着自我的意识观念,却不分彼此,甚而因非人身却有人形之体,本质为精纯无上本元所修而成,所以比之本体更强,能飞天遁地不受天地阴阳五行所束,与天地自然共生并存不朽,是为阳神。

那……

依着这两年翻阅过的一些典籍中所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炼虚合道的至高境界。

换句话说,成就了天人之身!

呸!

温朔狠狠啐了一口唾沫,传说中羽化飞升成就真仙的人,不也是脱去了凡胎之身吗?

所以,那道影子只能是阴神。

说得难听点儿,就是一只民间俗语中所谓的“鬼”罢了。

但那家伙阴神出游逃避雷劈闪击,却扑向了靳迟锐,就有点儿忒孙子了,这不是祸水东引,想让靳迟锐替他挨两下嘛,一个凡人怎能受得了……

不对!

温朔猛地皱紧了眉头——贬义谓“阴神”出游时为鬼,虽然无可厚非,但阴神毕竟不是鬼,而是有着修行之大成的玄法力量,那阴神扑向靳迟锐的目的,不是为了祸水东引,而是……要借尸还魂重修!

不,靳迟锐是个大活人!

那阴神是要噬魂夺舍!

很混蛋啊!

看着温朔在那里神情愈发严峻,时而还会皱眉怒容满面,靳迟锐愈发紧张害怕,磕磕绊绊地说道:“师,师父……我,我知道错了。”

“嗯?”温朔疑惑道:“你知道什么错了?”

“我,我也不知道。”靳迟锐神情尴尬,怯怯地讪笑着说道:“反正惹您生气了,那,那肯定是我犯错了,虽然不知道我哪儿错了,但我知道我错了……”

温朔听着一阵头大,摆摆手坐到椅子上说道:“来,我给你把一下脉。”

“哦哦。”靳迟锐赶紧坐到温朔对面的椅子上,乖乖把手递了过去。

温朔伸手探脉,微阖双目渡入一缕气机。

此番查探,比之在中海精神卫生中心医院时,更为谨慎仔细,气机围绕着靳迟锐三魂归一的生魂,仔细地感应、探查,并分析着,随后,更是探入其脑海意识中,不落纤毫地探查,随即,又查其五脏六腑七魄……

查来查去,除却早已知晓的异常之外,并无任何外魂占体,或者并存隐藏的意识。

这让温朔心里稍稍放松了许多。

刚才他还真有点儿担心,靳迟锐这家伙能够大难不死,却拥有了这般诡异非凡的能力,以及独一无二的身心构造,是被那阴神强行噬魂夺舍了。

好在,并没有那样的现象。

这让温朔联想并分析出了缘由——那阴神当时确实是要噬魂夺舍的,但脱壳而出,又是刚刚受到过打击,所以没有,也没能力第一时间噬魂夺舍,不想冲入了靳迟锐的躯体脑海中,也没能没能避过雷劫。

当最后那道雷劫不分青红皂白,更不会在意是否伤及无辜地降下时,阴神最后绝望地施以全力反击,在雷劫的击打下灰飞烟灭,却又在无意中抵挡了大部分的雷劫之威,从而保护靳迟锐的意识没有遭受到致命的打击。

在天地之威与玄士阴神的最后碰撞中,靳迟锐的意识虽然极为万幸地没有消亡,身心却有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于是……

便造就出他这样一个很可能全世界仅有,独一无二的奇葩!

温朔知道自己这般推测分析,有点儿太过自我,甚至有点儿荒唐,可唯有这样的结论,才可以解释本就很荒唐,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奇葩。

“嗯,目前看来体质和意识都还不错。”温朔微笑着松开了手,点上一颗烟,神色轻松地问道:“在患病之前,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区招商办的。”靳迟锐老老实实地说道:“后来都说我得了病,让我在职病休,但,但我当时挺那什么的,就是挺生气,也自负,再者又有点儿年轻气盛不懂事,便自行辞职了……也因此,和家里人吵了好多次。”

说着话,靳迟锐神情苦涩地低下了头。

听完他这番话,温朔都差点儿忍不住想抽他两个耳刮子——这个败家子儿啊!

中海那是什么地方?

一个区招商办的公职人员,多少家庭付出多大的努力都难以进入的单位,这家伙竟然自行辞职了!

可以想见,其家人有多么得怒其不争了。

但想想也可以理解,毕竟最初有了那般特异的能力,又经过多少次的自我验证确认了事实,偏生害怕又不断好奇着、研究着,还得不到别人的理解和认可,这种孤独、骄傲、自负、恐惧种种复杂情绪下,一个人必然会出现易怒、易冲动狂躁的情况,没有疯掉已实属万幸了。

而如今,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对己身异能习惯、熟悉,且有了温朔的指点教育,靳迟锐的精神状态,以及再考虑以往的所作所为,自然会有了相对正确的认知。

“你有大学学历吗?”温朔又问道。

“有,硕,硕士……”靳迟锐小声道:“经济学硕士学位。”

“嗯?”温朔眼冒精光,他妈的,捡到宝了啊——这家伙不仅是个身怀异能、全球绝无仅有的奇葩,还是个硕士……他可是屁颠颠上赶着要当老子的徒弟,而朔远控股公司现在正是发展时期,需要人才的时候。

如此一来,岂不是现成地捡来一个不要工资的人才?

温朔干咳了两声,道:“你先别想其它的,既然来到京城了,先得有一份正式的工作,然后再给家里人打报平安,唔……”温朔抬腕看了看时间,道:“我带你去公司一趟,接受一下人事部门的面试,再给你安排一份合适的工作。”

“师父,我,我是来拜师修行的,工作……”靳迟锐尴尬道:“如果参加工作了,日常就有诸多不便了。”

“不工作你吃屁喝风啊?”温朔一瞪眼,道:“真以为还像是老年间那些拜师就跟着师父吃喝学艺?行了行了,别废话,那是老子自己的公司,为什么让你进公司?还不是为了以后有什么事情方便一些嘛。”

“啊?”靳迟锐当即惊喜道:“那最好,最好不过了!”

离开吧,温朔一边走一边轻声问道:“讲讲,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什么意思?”

靳迟锐怔了怔,道:“为己,是修为己身的意思。”

“很好。”温朔点点头:“玄法修行,不止是修行玄法,还要修己身之性,身在红尘,活在俗世,生活中处处有修行,不要觉得修行就要超脱红尘断绝情义,无情无义那是魔道……你啊,先要把这一点悟透了才行。”

靳迟锐一脸崇拜地看着温朔:“师父,您,您这么一说,真是醍醐灌顶,令我茅塞顿开,我……哎呀!”

靳迟锐一不小心,在转弯时的台阶旁,脚落空摔倒。

温朔眼疾手快地抓住了他,微笑着摇了摇头。

吉安县中医院
白河县人民医院
郴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治疗癫痫病金华哪家医院好
潍坊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