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斯诺大陆 第二百零七章 茅山派的实力

时间:2020-01-16 23:18:3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斯诺大陆 第二百零七章 茅山派的实力

感染者蝎子般的尾巴迅速地向柳元背后扎去,胡凡这时也发现了情况的危机急忙提醒,但是奈何柳元离牢笼实在太近了,胡凡也爱莫能助,眼看柳元就要被那迅猛之势的尾刺刺穿,胡凡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关闭感知,内心深处并不愿意接受这个画面。但是令他意外的是自从他闭上眼睛的瞬间,周围的世界竟是如此的安静,没有惨叫声,没有惊呼声,甚至就连呼吸的声音也没有了。这不禁让他诧异不已,就当他准备施放感知之力的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胡长老,这大白天的你怎么就困了?”柳元玩笑道。胡凡听出这熟悉的声音是柳元,欣喜地睁开了双眼并重新打开了感知之力。

胡凡睁开双眼发现,柳元正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而感染者的那个尾巴则擦着柳元的脸划了过去,距离他的脸也就几厘米。但是胡凡敏锐地发现那个感染者脸色变得非常僵硬,而且从他额头上出现了许多汗珠,胡凡感觉到他好像在极力的隐藏着什么。

“柳元你没有事,那真是太好了!”胡凡激动的说道。

“就凭这异族?”柳元轻蔑地看了一眼牢笼之中的异族,接着右手打了一个响指,在他脸一侧异族的尾巴应声断裂成几节,并且从那切口处看,那整齐如镜的切口明显为利器所为。但是令人惊奇的是,并没有人看见柳元的武器和他的出手,唯一看见的就是柳元打的响指。疑惑不解的胡凡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茅八,因为刚才他封闭了感官,虽说是一瞬间,但是说不定就是在那个时候动手的,然而茅八摇摇头示意自己他也什么都没看到。

另一边断尾的异族却表现得异样坚强,在受到断尾之痛之后,并没有大喊大叫,只是最初闷哼了一声,便一直咬牙强忍,额头上的汗珠如同暴雨一般顺着脸庞倾盆而下。

“嗯,倒是一条汉子。可惜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在这个星球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柳元说道。

“哼...你也...别高兴的太早...我只不过是普通的小人物...死不足惜。等到我家大人亲临的时候,就是你们命送黄泉之时...你们就好好享受这短暂的时光吧......哈哈哈!”感染者放声大笑道。

“是么,你这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聒噪!”柳元眯着眼睛看着感染者。感染者浑身一紧,虽然柳元的眼睛是眯着,但是异族还是感受到了从那眯眼之中传来的磅礴杀意。

“要动手了么?”感染者面色坦然的看着柳元,随后他起身朝着西北方向跪了下去,双手冲天高举,大声喊道:“大人神威!黑暗永驻!”

柳元见状看了一眼胡凡,胡凡见这感染者大喊大叫,为了避免影响下面修真者的士气,无奈的点点头。柳元见状心中一凛,这茅山派长老可以啊,这么几天就已经把该问的消息都问到手了。

原来柳元之所以在动手之前看胡凡那一眼,其实就在询问他,这名感染者是否还有留下去的必要,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弄清楚。其实在下意识里,柳元认为茅山派虽然侥幸抓住了这名感染者,但是他们有很大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没有从此人身上得到一些想要信息,因此柳元才会看胡凡一眼,询问一下。但是没想到的是胡凡居然点了点头,这就说明这个茅山派此时已然从这名感染者口中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信息,这远远出乎柳元的意料。没想到平时不显山不漏水的茅山派,居然有如此能耐,不仅抓住了感染者,而且还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从此人口中套出了想要的信息。

这茅山派隐忍的够深啊,要不是这次突发的事情,大家还不知道茅山派有如此实力。要知道茅山派在北方修真宗派里面可是一直都是排名上不上下不下的尴尬位置。回想起来这次修真部队进攻多面国,茅山派的人活到最后并且还有一名殿主活了下来。正阳宗号称北方修真宗派的万年老二,可活下来的人寥寥无几,他们的殿主更是早早的阵亡在了多面国决战之前。这不能说是他们的实力不行,而只能说明这茅山派隐藏了自己的真实实力。想到这里,柳元不由得重新打量起眼前的胡凡。并且柳元的脑袋里不禁想到一个问题,茅山派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想了半天也没有丝毫头绪,索性摇摇头排除掉脑袋中的那些混乱的情绪。现在首要目的也并不是要找茅山派的麻烦,柳元深吸一口气,接着响指一打,异族的脖子随即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血道,下一刻那鲜血从那异族的伤口处喷涌而出。杀掉异族之后柳元并没有转身离去,而是紧紧盯着异族的尸体。

“出来吧,我知道你还没有死!”柳元对着尸体说道。

看到这样神奇的一幕,胡凡不由得眉头一皱向柳元问道:“这异族还没有死?”

“差不多吧!”柳元模棱两可的回答道。

“差不多?那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死?”胡凡刨根问底道。

“说死不死,说死就死了的状态。”柳元继续如谜一般的回答道。胡凡听得此话,不由得双眼翻白,一副无语的表情,也不再继续追问下去。因为他知道即使再这样问下去,柳元的回答只会让他更加迷惑。这其中一定隐藏了他所不知道的某些秘密。倒不如在一旁安静地观察着,如果发现什么问题再问也不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但是眼前的这个异族却没有什么变化,除了那伤口处从喷涌如泉的鲜血变成潺潺的小溪之外,其他的再也没有什么变化。

“我说柳宗主,这是什么情况,等了半天了怎么没什么动静啊?”一旁的胡凡不由得问道。胡凡倒不是不愿意等下去,只是现在虽然他们的情况比较主动,但是他们又急切地需要时间。而此时把时间浪费在一个死人身上,换做平时他肯定不会说什么,但是现在的这种局势不由他们乱来。

襄阳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温江院区怎么样
长春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锦州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无锡牛皮癣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